操逼视频或软件

通过技术侦查,警方终于锁定了刘玉年的位置。这货已经从藏身的地方出来了,正在晃晃悠悠的靠近一家大型超市。

警察分成两个小组逐渐靠近,余见海和安娜也快到了。只是这里人流量太多,实在不方便进行抓捕,刘毅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好让便衣先想办法将刘玉年的准确位置确定,再伺机行动。

余见海早就提醒过,这个对手不简单,让警察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刘毅虽然半信半疑,还是听从了余见海的警告。当然也有为超市里的人安全考虑的因数,暂时没有轻举妄动。

只是刘毅小瞧了刘玉年的反侦察能力,试图靠近刘玉年就近监视的便衣很快就被发现了,居然一转眼就失去了刘玉年的踪迹。

正当便衣找不到刘玉年赶紧向刘毅汇报的时候,刘玉年已经通过电梯下到了地下车库,正好看到一辆奥迪亮着大灯开了过来。刘玉年下意识地瞅了一下,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淮G16J66?

这不是余湾那个小村长的车吗?怎么到这儿来了?

电光火石之间,刘玉年就想通了其中的关窍,马上将车里的人和上面的那几个疑似警察的人联系到了一起。

他们肯定是来找自己的!刘玉年可以确定。只是他一时间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暴露的。绑架娜娜的案子,从头至尾都是李强和他通过网络和电话联系的,而且用过的手机卡已经被他扔进了下水道,何况李强也不知道他的真正长相,就算他被警察抓到了也提供不了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来不及想太多了,余见海已经推开车门和安娜一左一右包抄了过来。余见海再进入地下车库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刘玉年的踪迹。虽然是隔着一段距离还是在车内,余见海还是认定这家伙就是绑走娜娜的元凶。

真是冤家路窄,正好这时候地下车库没人下来,是个动手的好机会。如果说余见海一个人下来,或许没有什么把握,不过现在身边有了安娜这个帮手,刘玉年就算是本事再大,又能如何?

刘玉年意识到了危险,不过并没有逃窜,反而静静地站在原地,上下打量着走过来的这对青年男女。修行者?这对男女居然是修行者。

自己做早餐爱猫少女温馨室内写真

刘玉年非常意外,心头闪过一丝疑惑。他们是谁?怎么会同时出现两个修行者在这里?

难道是警方下定了决心要将他抓获归案,特意从哪个神秘的部门请来了两个人来对付他?刘玉年嘴角露出了一个嘲讽的微笑,上下打量着这对青年男女,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按照刘玉年在双林寺的的辈分,和现在的方丈算是平辈的师兄弟,修为也是俗家弟子中的佼佼者。现在虽然已经名义上和双林寺没有了什么瓜葛,他这一身的修为可不是假的。

按照华夏武林等级划分,刘玉年这个集传统技艺和修行于一身的双林寺俗家弟子,妥妥的是仅次于宗师之下的大师级高手,真正的艺高人胆大,当然对于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不放在眼里的。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刘玉年的脸色慢慢地变得凝重起来,手指也慢慢地攥紧了。他发现,对方身上的气息飘忽不定,以他大师级的修为,居然看不出来对方是何种境界。

这只能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对方是刚刚进入修行界,还谈不上什么修为。另一个就是对方的修为已经超过他,他凝气三层的实力是感受不到实力超出他的修行者的境界的。

对方已经超过了凝气三层的境界?刘玉年觉得不太可能。他们才多大?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修为。

要知道在修行界,很多人终其一生也突破不了,他们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呢。

不过要说对方是刚刚入门的修行者,刘玉年打死也不信的。对方走过来的时候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透着满满的自信。不自信两个年轻人敢试图夹击他这个双林寺的俗家弟子,凝气三层的修行者?除非是脑袋被板门夹了,而对方显然不是。

余见海停下了脚步,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眉头微微皱起,“刘玉年?”

“正是!”刘玉年轻哼了一声,操逼视频或软件“们还真的有点能耐,居然连我的真名都知道了。”

余见海嘴角动了一下,轻轻吐出几个字,“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是绑走了我的外甥女的吧?”

“呵呵,我说不是,信吗?”刘玉年不屑道,“不过来了又有什么用,还能抓到我吗?说实话我最讨厌们这种人,明明自己是个修行者,非要和警察搞到一起,真是丢了修行界的脸!今天爷就教训教训,不是啊,阿猫阿狗都能动得了爷的!”

余见海也轻蔑地看着刘玉年,“谁说修行者就不能和警察搞到一起了?既然已经到了凝气三层,那也肯定知道现在华夏很多大修行者都在为官方效力吧?我们虽然不是为官方效力的,可是有点联系又怎么样呢?”

“废话少说!”刘玉年感觉到又有人来了,低声打断了余见海,“也懒得和废话,看拳!”话音刚落,他出手就是一招双林寺的成名绝技“伏虎罗汉拳”,直奔余见海的面门。

既然不知道对方的深浅,刘玉年只有先下手为强,尽快逼退余见海他们,然后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只要脱离了余见海的视线,刘玉年有把握摆脱警察,只是以后少不得要老实一阶段,估计还得去外地躲上一阵子。

眼瞅着刘玉年的拳头虎虎生风的过来了,凌冽的拳势中还夹杂着几缕真气,看来他是想一击奏效。余见海深吸一口气,一股磅礴的气息从气海扶摇直上,瞬间灌输到了手臂上,他轻喝一声,拳头以雷霆之势迎了上来。

不自量力!刘玉年冷笑一声,眼睁睁看着双方的拳头碰到了一起。自从深得伏虎罗汉拳的精髓大成之后,除了寺里的那几个老变态之外,还没有人能够从他面前全身而退。他甚至已经开始脑补对方骨头断裂的的场景,似乎看到了余见海抱着拳头疼得满地打滚的情景。

只是当两人的拳头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刘玉年才意识到了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