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记录世界纪录你

天河山庄不远处的其他小山丘上。

都林林总总的隐藏着不少人。

其中有一股人的气息格外强大,多半便是东海邵家的高层了。

“来了,千湖药家的人来了!”一名黑脸长老很激动的开口。

邵天虎站在众人身前,凝望着前方,眼神里透露出一股疯狂:“嗯,看到了。带头的那个人正是药载舟。后面依次是药载天,顾长老,药少皇这个阵容果然很强大啊,看来千湖药家这一次是真的倾巢而出了。”

黑脸长老道:“家主说的极是,千湖药家这么着急灭掉杨风,想来是不想让杨风破坏中海四市的格局。只不过今晚两虎相争,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邵天虎道:“杨风到底还是年轻,虽然有逆天的天赋,但是要想战胜药载舟这个老匹夫怕是概率不大。我们要图的也不是这一点。”

黑脸长老道:“我们要的是杨风能够击伤药载舟,就足够了。”

邵天虎微微点头:“恩,药载舟的实力深不可测,威震中海四市多年,我曾经暗中和他交过手,发现此人的实力极其可怕。如果杨风能够重创药载舟的话,那么,我们东海邵家的机会就来了。如果杨风未能重创药载舟,我想我们还需要继续蛰伏。”

另一边,同样有一股很强大的气息隐藏在山丘之中。

为首一人正是韩家主。

身后五六个人都是异能境的高手。

来势“胸”猛的性感女生

这一次韩家都出动了这么庞大的实力,实在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不远处,还有其他的高手潜伏在暗中,如野狼一般观察着千湖药家和杨风之间的一举一动。只要杨风和千湖药家双方有任何人被重创,他们都会群狼出击!

药载舟带着八名异能境高手,虚空踏步而来。

气势如虹,雄赳赳气昂昂。

远远的,就听到药载舟那滚滚如雷的声音:“杨风,速速给我滚出来送死!”

“杨风,速速给我滚出来送死!”

“速速给我滚出来送死!”

“”

药载舟的声音如同那滚滚轰雷,覆盖整个天河山庄。

地面都被这声音震得轻微的颤了颤。

很快,药载舟来到了天河山庄的正上方,其他八名异能境高手则是分别分散在八个不同的方位,监视着天河山庄的每一个角落。

仿佛天河山庄内只要有任何人想要逃走,他们就会立刻下手杀灭似的。

药载舟站在众人的中间,俯视着天河山庄:“杨风小儿,还不出来速速受死!否则我就踏平了这天河山庄!”

话语之中,带着浓浓的杀意。

见天河山庄还是一片寂静,药载舟大手一挥,一道真气猛然轰出,把一顶巨大的帐篷直接碾压成粉碎了。

接着,药载舟又连续出手,一阵狂轰滥炸,把天河山庄的高尔夫球场上的十多顶巨大帐篷都碾压粉碎。

让药载舟愤怒的是,他打了那么多顶帐篷,居然没有杀灭一个人。

都是空的。

药载舟不禁有点气急败坏,连声道:“杨风小儿,你真是胆小如鼠啊,为了逃命连家都不要了。你白天不是还公布要成立什么普渡门嘛,我看这就是个狗屁。连家都不要的人,还成立个屁的普渡门啊你要还是个人,就给我出来受死!我还可以让你死的体面一点。”

药载舟想用激将法,把杨风给激出来。

奈何杨风一点动静都没有。

整个天河山庄还是一片寂静。

药载天这时候传音给药载舟:“大长老,我看杨风这厮多半是听到了我们要来的风声,所以提前跑了。”

顾长老也开口道:“我认为家主说的对,杨风知道我们药家倾巢而出,肯定闻风丧胆逃之夭夭了。杨风到底还是个小辈,知道我们在千湖药家的时候并未出重手。哼,他居然跑了,还算是有点自知之明。”

药载天问:“大长老,既然杨风都已经不在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药载舟道:“你们看天河山庄下面的那个巨大的高尔夫球场,上面林林总总的至少摆放了上百顶大帐篷。看来他们下午发布召集令的时候场面很大。就算走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走的干干净净,给我把所有的帐篷都给碾压了!我就不相信了,杨风的人一个都不剩下!”

随着药载舟的一声令下,八名异能境高手纷纷出手,狂野的真气激荡而下,扑向地面山那上百顶巨大的帐篷。

“嘭嘭嘭”

一声声碎裂的声音响起。

一顶顶帐篷如同被击碎的气球一般,应声碎裂。

九个异能境高手,就这般疯狂的出手轰击高尔夫球场上的上百个大帐篷看上去难免有些滑稽,不禁让人想起儿童经常玩的一种气枪打气球的游戏。

最终,除了最中央的那个大帐篷外,其余所有的帐篷都被碾压碎掉。

就在药载天要出手把中间的那个帐篷也碾碎的时候,药载舟忽然伸手制止。

药载天感到疑惑:“大长老,你为何制止我?”

药载舟忽然凝声道:“我忽然感觉到这帐篷里面有真气波动,之前隐藏的很好,现在太露出一点蛛丝马迹。”

药载天问:“你是说里面有人?”

药载舟点点头:“应该是的。”

药载天忽然狰狞的大笑道:“哈哈,有人正好。我连人带帐篷一起给碾碎了,让他们片甲不留!”

说完,兴奋之下的药载天二话不说,一掌挥出。

浑厚的掌力倒空而下,茫茫的轰向那个巨大的帐篷。

“哈哈哈,这里还有几个残兵败将,只可惜了,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和这帐篷一起消失吧!”药载天面色狰狞,驾驭真气浩浩荡荡的轰向那帐篷!

在磅礴真气面前,这个大帐篷就像一个虚浮的大胖子。

几乎没有任何怀疑,这个帐篷以及帐篷里的人,会在顷刻间被轰击得灰飞烟灭,连残渣都不剩下。

可是

这股真气来到距离帐篷只有一米的距离的时候,忽然被一股力量所阻挡!

“轰隆!”

两股力量在帐篷上方对攻!

最终,药载天轰出的真气被消解,化于无形之中。

“什么?居然被挡住了!”药载天大吃一惊,顿时觉得很没面子。

当下药载天再一次凝聚出更强的真气,浩浩荡荡的轰向那顶帐篷。

轰隆!

结果还是一样!

真气毫无争议的被化解了!

“好强的防御!居然能够防御我药载天两次的攻击。我还就不信了,我药载天连区区一个帐篷都碾不碎。”药载天愤怒了。

他好歹也是千湖药家的家主,虽然修为不是最强的,好歹也挂着家主的名号。

要是连这样一个帐篷都碾压不碎,那也太打脸了!

只见药载天大喝一声,双手齐出。

强大的真气滚滚涌出,如龙如虎,猛烈的扑向大帐篷!

这一次的威力比刚刚两次加起来都要猛烈!

异能三级高手的大力出击,威力极其强大。

谁都不怀疑,药载天这一次一定能够把这顶帐篷给碾碎。

“好强啊!不愧是千湖药家的家主,这一次如此狂盛的真气,别说是帐篷了,就算帐篷里面藏着杨风,只怕也要被轰击得受伤吧!”

“好强,看来药载天已经力出手了!药载天的实力还是很强悍的。”

“杨风也承受不了这种级别的真气吧,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我估计杨风不会在里面,他身为普渡门的老大,肯定老早就逃之夭夭了。”

“药载天太强了,根本不是杨风能够比拟的,杨风死定了!”

顾长老等人也都很自信的看着药载天。

药载天展现出来的实力,还是让大家心悸的。

在场的众人之中,除了药载舟之外,也就药载天的实力最强了。

这一点,大家都深信不疑。

特别是看到药载天此刻施展出来的浑厚真气后,就更加的深信不疑了。

他们都相信,这顶帐篷会在他们家主药载天的威压之下灰飞烟灭。

药载天更是相信自己的实力,这一招下去,肯定会以无敌的姿态灭了帐篷里的一切活人!

死吧!

药载天心中很高兴,毕竟他马上就可以在药家的高层面前大展身手了。

药载天坚信不疑。

但是

正时候,一道彩虹般的剑气忽然从帐篷下面一跃而起!

刺破帐篷,豁然跃出,划破长空,撞击在药载天身上!

宛若一道彩虹,划破夜空的漆黑!

成为了这一片墨色夜空之下唯一的景色!

彩虹的另一头,没有任何悬念的贯穿了药载天的身躯!

“噗嗤!”

一穿而过!

“啊!”

药载天惨叫一声!

不可置信的看着下方的帐篷。

只见帐篷也被这彩虹般的剑气切开,爆裂,露出了帐篷里面的情况。

杨风,黑白双煞,冯东,玄一真人,小翠,邵青,邵我行等人。

而出手之人,正是杨风!

只见杨风一手放在后背,一手高高举起,指挥着彩虹剑气贯穿药载天的身躯!

“杨,杨风!”药载天不甘的怒吼着:“不,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我居然被杨风给一剑杀了,这不可能!!!”

药载天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气息在飞快的流逝。

彩虹剑气贯穿自己的身体后留下了一个很大的血洞,如果是一般的血洞,药载天凭借自己的**强度和境界修为是可以恢复的。

但是彩虹剑气贯穿的血洞太大了,而且剑气太强,这般剑气造成的伤口,根本没有办法恢复。

“啊啊,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啊。”药载舟从贴身的地方拿出无数的丹药,一把塞进嘴里面快速咀嚼起来。希望通过强悍的药力来恢复剑伤。

奈何,剑伤太强了,根本没用。

“大长老,救救我!快救救我!”药载天再一次感觉到绝望,当下快速的扑在药载舟身前的地上,大声哀求。

药载天知道,现在唯一能救自己的也就只有药载舟了。

药载舟是异能四级气海境界的强者,气海境界的强者拥有气海,能够储存大量的真气,甚至还可以淬炼出属于自己的本命真气。

本命真气,那是可以救命的。

但是本命真气用一口也就少一口,十分难得。

一般的气海境界高手,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随意的动用自己的本命真气。

杨风双手负背,站在众人身前,遥望着上空的药载天等人,冷冷开口:“药载天,下次装比请你注意场地。这个地方是我杨风的家,岂容你们践踏半步?”

药载天哪有时间理会杨风,只是拽着药载舟的裤腿,不断唉声求教:“大长老,救救我啊。看在我们是亲兄弟的份上,还请你救救我。”

药载舟眉头紧皱,俯视的看着即将死去的药载天。

这一刻,药载舟心情很复杂。

一直以来,药载天都在和自己争,争家主,争荣耀,争权势,争财富对于这些,药载舟都不在意,部让给药载天了。

唯独一件事,药载舟没有想让!

那就是实力!

从小时候开始,药载舟就深深的认识到,只有实力才是永恒。除此之外,皆是浮云。

因此,当药载天在玩弄权势享受荣华富贵的时候,药载舟在刻苦的修炼本事。后来药载天使用阴谋诡计逼迫自己退出千湖药家家主之位的争夺。

药载舟也坦然接受,自后退居幕后,成为了千湖药家的炼丹大长老。成为千湖药家暗地里的那根顶梁柱子。

千湖药家的炼丹大长老,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药家圣地的炼丹房之中,常年闭关修炼,很少露面。

这对于以经营丹药生意为主的药家来说,是顶梁柱。

可是,除了药家的少部分高层外,几乎没有人知道药家还有一位了不得的大长老。

这和想尽一切荣耀和荣华富贵的药载天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此前,药载天一直都以为自己霸占了一切的优势,自己在所有的方面都胜过了药载舟这个同胞兄弟。

但是到了这两天,遇见了杨风,并且被杨风吊打之后。药载天才深刻的了解道,自己以前所最求的荣耀权势,地位财富都是浮云。

只有实力,才是永恒!

自己一直以来都错了。

药载天拉着药载舟的裤腿,哀求道:“载舟,我知道,一直以来我都在和你争。到了今天,我知道我做错了,我大错特错了。只要你愿意花费本命真气救我。以后我一切都可以让给你。家主的名号,我愿意做你的马前卒,快猫记录世界纪录你为你效力。求你了。”

药少皇此刻也来到药载舟身前,恭声道:“二叔,我父亲被杨风这个瘪三重创了,说到底也是因为我们千湖药家的原因才被重创,还请二叔看在我父亲为药家鞠躬尽瘁的份上,救救我父亲吧。少皇求你了!”

药少皇声音恳切,十分中肯。

药载舟微微叹息道:“你们可知道,花费本命真气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就是在消耗我的修为啊。要想把花费的本命真气补回来,不知道要耗费多大的代价。这分明就是养分故意设下的局啊,为的就是要让我耗费本命真气救援药载天,这样我的实力就会受损。想要斩杀他的把握也会降低!”

药载天哀求道:“载舟,你可是我的亲兄弟啊。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在你的面前死去啊。再说了,你可是气海境界的强者,像你这种级别的强者,一旦认真起来,随便几下就可以弄死杨风了,就算耗费一点点本命真气在我身上,也不打紧啊。载舟,求你了!”

“诶。”药载舟实在是受不老药载天这般哀求,最后缓缓伸出手:“就这一次了。”

药载舟还是自信的。

他相信药载天说的没错,就算自己耗费一点点的修为救援药载天,也有十足的把握杀死杨风。

杨风,不过一个异能二级的家伙罢了,就算重创了药载天,想必伤口也不会太难治愈。

带着这样的想法,药载舟出手治疗了。

“磁磁磁”

本命真气爆发出可怕的爆鸣声,快速的钻入药载天的体内,最后汇聚在药载天的伤口位置,帮助药载天恢复伤势。

药载天见状十分欢喜,仿佛看到了身体痊愈的情况,连连道谢:“多谢载舟出手相救,你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此生都会铭记。以后我不会和你争任何东西了,我的一切都给你。包括家主的位置,我也让给你做。”

药载天很兴奋。

药少皇也很兴奋。

他们都以为,有药载舟出手,很快就可以痊愈了。

连药载舟自己都是这么认为的,本命真气,那是何其强大的存在啊。

但是出手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药载舟就浑身大震,好像遇见了什么很恐怖的事情,双目圆瞪:“恩?怎么回事?为何我动用了本命真气,还是没帮助药载天恢复伤口?这不可能!我用的可是本命真气啊,杨风这个修为级别的人根本不可能打出连我本命真气也无法治愈的伤口。”

药载舟十分疑惑,当下动用了更强的本命真气,疯狂注入药载天的身体内。

奈何,药载天的伤口还是没有反应。

没有任何恢复的迹象!

“怎么回事?载舟,我的伤口为何没有恢复?”药载天紧张的询问。如果不是考虑到怕招惹药载舟生气,药载天几乎都想问药载舟是不是压根就没有尽力。

药载舟一边注入本命真气,一边喃喃自语:“按道理说,这不可能啊。我的本命真气怎么可能会治愈不了杨风打出的伤口?”

本命真气似乎没有效果,药载天的生命气息还在快速的流逝。

药载天几乎都感觉到自己的听力和视力都在锐减,十分害怕:“载舟,你快救救我啊,我要不行了。你快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此时此刻,药载天也不顾及自己是家主的身份和面子了。他只想活命。

“好吧,看在你我是多年兄弟的份上,我最后再对你发一次功。如果还是无能为力,那就怪不得我了。”药载舟冷漠开口,随后开始凝聚出浩浩荡荡的本命真气,疯狂的注入药载天体内。

这一次,药载舟动真格了。

调动的本命真气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大。

药载天感觉到浓厚的生机之力,几乎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了。

但是

也就仅仅让药载天感觉到生机之力,他的伤口,还是没办法恢复!

无能为力!

药载舟再一次失望了:“奇怪了,我动用了这么强大的本命真气,居然还没办法治愈你的伤口,杨风到底是何等妖孽啊,居然还是说他早就料到了”

陡然间,药载舟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正要转身的时候。

忽然看到一道彩虹般的剑气朝自己轰然轰杀而来!

这一道彩虹剑气,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强悍的多。

药载舟还没缓过神来,彩虹剑气已经轰击在他的胸口上。

剑气化虹!

只听杨风的声音在这片天地之间徘徊:“药载舟,你猜对了。我给药载天留一口气,就是为了消耗你的本命真气。现在你才知道,已经晚了,给我死吧!”

彩虹剑气快如闪电,轰杀而去!